男士首页,YOKA时尚网,态度创造时尚

奢侈品

东莞制造业“非激进式转型”

发布日期:2022-01-20 19:36   来源:未知   阅读:

  成都青白江开通“红色巴士”精品线路 打造1月11日江苏电炉钢厂检修减产增多钢厂年后。2465平方公里,1.5万多家注册企业,不计其数的隐藏于镇村之中的山寨工厂,这里是东莞。在改革开放之后的20多年间,这些数量庞大的低端制造企业创造了东莞的经济奇迹,成就了其“世界工厂”的盛名。

  转折发生在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给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东莞一个沉重打击。其后的5年间,随着海外订单的减少、国内原材料价格的上涨、用工成本的提高以及人民币汇率的上升,东莞的工厂逐渐失去了往日的优势,陷入“低端制造之困”。

  东莞市凤岗镇官井头水库工业区是一个典型的“莞式”工业区,庞大、分散、芜杂。仅在其中的一个小山坡上,就有16家小工厂,涉及制鞋、玩具、五金、服装等近10种产业。

  4月13日,恒盛玩具厂,十多名工人正在把已经装好箱的玩具搬上一辆货柜车。这批货,3000个纸箱共5万台玩具车,将经一家香港公司发往美国。跟单员廖卫星一边清点货物数量,一边拍照。这些都将做成资料存档。

  2002年,张晓新租下了这里一栋3层高的厂房。一楼是仓库,二楼、三楼是车间,然后他在顶楼加建了一层铁皮屋顶的办公室。

  开始时,恒盛仅仅生产玩具车的零部件,为一家台资企业做代工。2007年,张晓新购置了两条流水装配线,组装生产完整的玩具车,一种遥控的电动玩具车。但现在,恒盛只生产一些“只能推着走的”。

  “欧美人变穷了,只是他们的孩子仍然需要玩具。现在的变化是,越便宜越好,但这样我们就更没钱挣了。”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2008年之前,这里每月可以出6个集装箱的货,现在每月只有2个;以前我有员工300人,现在只有100多人。”

  关于每台玩具车的成本与利润,他说不便透露,“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这里的利润很低,整个利润的70%让香港人与美国人挣去了。但我不能抱怨,如果香港人把这个订单给了别人,这个厂就几乎倒闭了。”

  这天傍晚,工业区小广场上摆着16个招工摊位,都是附近的工厂在招工。为了吸引更多人应聘,许多工厂都开出了“优厚”条件。其中,庆新服装厂,一家港资企业在招工简章上写道:“宿舍安装空调”,“50%伙食补贴”,“新员工发放一切床上用品”。来自湖北襄樊的21岁青年张东舍向记者表达了他的不爽:“我每天都看到这个公司在招人,他们连普工工资多少都不敢写清,只写那些没用的。”

  振东精密五金制品厂位于东莞市虎门镇,358省道边上。这家工厂比恒盛玩具厂还要小。但正如你所知道的东莞特色,许多你根本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工厂,却生产着iPhone、adidas、惠普等世界知名品牌产品的零部件。

  振东厂只有40名员工,一个车间。车间分隔成三段,分别放置着10台小冲床、10台大冲床、10台打模机。

  “我们什么都接,前一阵子,我们为富士通公司生产AC、DC插头拉伸件,但因为iPhone5不好卖,后来没得做了。现在做的是诺基亚的单子。”厂长助理梁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继而抱怨说:“生产这种插头,技术含量不高,每生产一个才挣2分钱,利润那么低,以致还要把卖废铜料的钱算上才有得赚。就这个生意,浙江人都在抢,他们给出的价格更低,只是他们的小家庭作坊生产出来的东西质量很一般。”

  目前,振东厂主要做“union ”、“Burton”等滑雪靴上的金属配件。“union ”来自意大利,“Burton”则是美国最大的滑雪靴牌子。为这两个牌子生产金属配件几乎是振东厂最大的生意了,其中union 在中国的订单是12万双,Burton为60万双。这个订单是美国USCN采购有限公司深圳公司给他们的。

  在虎门,除了振东厂,为USCN生产滑雪靴配件的还有多家企业,它们分别生产塑胶配件、帆布配件等。最终,“所有这些配件汇集到一家名为‘联振’的台企,一双双世界品牌的滑雪靴便生产出来了”。

  梁洪说:“完全的中国制造,完全的外国品牌,但外国人不需要过问任何生产上的事情。牌子是他们的,欧洲的市场也是他们的。”

  没有自主技术,没有自有产权,也没有自有品牌,仅是加工装配,在国际分工中处于边缘地位。这些短板,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一一凸显出来。

  但东莞市社科院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员则认为,对东莞来说,产业升级很难。首先,很难舍弃数量庞大的加工制造型企业,哪怕它们多低端。庞大的低端制造企业一直承载着东莞的GDP。同时,这些企业还承载着东莞一个庞大的食利阶层,其中有靠物业出租得到收入的百万东莞农民。“在没有新的‘鸟’进来之前,怎么换呢?”他反问时代周报记者。

  所以,2008年以来,东莞市政府采取的是一种“非激进的转型方式”:一方面保留与扶持低端制造企业,另一方面又考虑产业升级,包括建设、发展一系列新兴经济园区,如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虎门港开发区、东部生态园区等。而为了拯救GDP,政府几年来一直加强对重大建设项目的投资建设。

  2012年,东莞市批准建设重大项目27项。到了2013年,批准新开工建设项目则达到了43项,年度计划投资260.2亿元。

  上述研究员表示,东莞产业升级还是有自身的优势的东莞的主要产业均己形成规模庞大、配套相对完善的产业集群,例如电子行业、虎门服装、大朗毛纺、长安模具、大岭山家具、厚街鞋业、塘厦电源等,这些集群化的产业抗风险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也是东莞的一张“王牌”。

  “现在不谈发展,能生存就不错了。”恒盛玩具厂的老板张晓新说,他现在是接到订单就去做,一张单一张单地去做。至于生产自己品牌的玩具车,由于品牌经营与销售队伍的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稍一不慎,就会血本无归,他还没考虑过。“转型升级?这与我无关。”

  振东五金厂的老板陈金生则说:“在现在的市场形势下,能活一天就活一天。至于政府所说的转型升级,我也不太懂。”

  还有一些企业以另一种方式拒绝了“转型升级”。2008年金融危机后,许多港商、台商把工厂迁往原料价格与工人工资更为低廉的东越南、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甚至远走南美。在他们看来,这些国家很像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是低端制造业的天堂,而把在中国东莞积累的技术与经验带过去,将拥有巨大的优势。

  对于是否会将工厂转移至人力成本更低的内地省份,张晓新说:“迁厂意味着一切重新开始,如果你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都做不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怎么会做得好呢?东莞有着很好的营商环境,政府管得少,这些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不会离开东莞。”

  陈金生不是东莞人。今年年初,他在工厂附近的一个楼盘买了一套价值超过100万元的房子。他还有一台宝马汽车。他是东莞经济发展的得利者之一。但陈认为东莞本地人才是最大的得利者。他说,如果他的五金厂没有了订单,就把机器给卖了,然后回老家过“清闲的生活”。

  恒盛玩具厂的跟单文员廖卫星现在每月工资是2500元,“ 2008年我刚进厂时只有1000元,老板每年都给我涨300元,他对我很好。”她说暂时没有想过离开东莞,“其他地方不一定比东莞好”。

  经济增速放缓,产业转型艰难东莞:拯救GDP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东莞要做人家做不了的动漫开启变革之门无台商,不东莞“莞式”酒店重塑自我

返回